昆仑关——雄关独峙镇南天


来源:南宁昆仑关    发布时间:2018-05-17 01:15:21

  昆仑关南牌坊。

  昆仑关战役纪念博物馆。

  昆仑关位于南宁市兴宁区和宾阳县交界的昆仑山东侧,距离南宁市区56公里,南梧二级公路从昆仑山脚下绕过,交通十分便捷。昆仑关地处柳州至南宁咽喉地带,战略位置重要,秦代尉屠睢征服岭南后便在山上筑关,至唐朝元和十一年(公元816年)垒巨石为关,称作“南雄关”,宋代改名为“昆仑关”,这个名字一直沿用至今天。在古代从南方到中原的驿路上,昆仑关是南北通道的重要关隘。民国十五年(1926年)修筑南宁至柳州公路,昆仑关又成为广西到越南交通线的要塞,堪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为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这里曾发生过十多次战役。青山埋白骨,鲜血染黄土,昆仑关的每一寸土地上都残留着战火的痕迹,令人不胜感慨。

  来到赫赫有名的昆仑关,沿着茅草掩映的小路蜿蜒前行,脚下的黄泥小径很有来头:历史上称作昆仑古道,路旁的花岗岩石碑上,有“昆仑古道”四字为证。想当年,多少南来北往的人步履匆匆从古道上走过,一个个大汗淋漓直喘着粗气,因此感叹:“一关通鸟道,万仞锁螺峰。”叹完了气,歇了歇脚,又得继续前行。

  从古道盘旋而上,便到了昆仑关古关楼。这座被风雨侵蚀的关楼虽然残破,但雄风犹存,给人一种历史沧桑感。的确,它已经存在了将近1200年,是唐代将领裴行立最早修筑,到宋代皇祐二年(公元1050年)增建了城垣和古关门。走进拱门,可以看到两块碑文,一块是重建昆仑关建置简史,另一块是宋代陶弼、陈瑾的诗及清朝孙楫的《昆仑关题壁》诗,因年代久远,字迹模糊,已经难以辨认。壁上还有一块关名匾额,是明朝末年桂林郡王朱由榔派朱桓、赵康重建昆仑关时所刻。20世纪60年代昆仑关楼被毁,原匾断为三截,1982年重建古关楼时将原匾复原后镶在拱门壁上,方便游人欣赏。

  古关楼。

  关楼上,有一个祭祠,原来供奉着狄青、孙沔、余靖三个宋代征南主将的祖像,纪念狄青平南功绩。据史书记载,宋皇祐元年,侬智高造反,夺取邕州,进犯柳州,朝廷派狄青率兵南下,与侬智高在昆仑关一带血战,反复争夺。公元1052年的元宵节,狄青趁 侬智高部下将士过节畅饮放松警惕,连夜挥军突袭,夺取昆仑关,打败侬智高,收复邕州。“上元三鼓夺昆仑”,狄青因此名声大振。为了宣扬武力统一,关楼上供奉平南将领神像,震慑南方百姓。到了清代,本地官府觉得大肆宣扬狄青不合当地壮族百姓心愿,便把狄青等人请下神坛,改奉关羽、关平父子和周仓三个神像,弘扬忠义诚信。每年阴历五月十三“关公节”,关前自发聚集上万百姓,前来祭拜关云长,这个热闹场面成为昆仑关上一道正气浩然的风景线。

  昆仑关草帽山战壕。

  沿着古道返回山脚,从另一条路往上攀登,便进入著名的抗日战争时期昆仑关战役遗址。这是昆仑关历史上规模最大、战况最惨烈的一次战役,铁血昆仑,壮志凌云。

[昆仑关战役背景]

  1938年10月,武汉、广州先后失守,日军控制华中、华南,1939年11月15日日军发动桂南会战,是日午后,第五师团及台湾混成旅团主力(约3万余人)由钦州湾西岸企沙、龙门强行登陆,16日占领防城,直指南宁。据从缴获日军文件得知,日军攻占南宁、夺取昆仑关有两个目的:一是对国民党诱和不成,于是企图切断我国的一切国际交通线,进一步围困我国,企图压迫国民党屈服投降,停止抗日战争;另一个目的是占领昆仑关,巩固南宁作为南进基地,企图伺机夺取印度支那半岛和整个东南亚等地区,染指中近东,与希特勒在中东会师,实现其征服世界的狼子野心。

  11月24日,南宁失陷,11月29日,日军炮轰昆仑关阵地,12月4日,日军占领昆仑关。在全国抗日呼声高涨的压力下,国民党政府调兵九个军,二十七个师,兵力约三十余万,由桂林行营主任陆军一级上将白崇禧为总指挥,以杜聿明部新二十二师及余汉谋部一五九师为主力,12月18日,反攻昆仑关。12月31日,克复昆仑关。1940年1月30日,日军采取迂回战术,攻占鹿颈、永淳、渡郁江北犯,31日攻陷甘棠,经甘棠、武陵攻陷宾阳,并续向武鸣、上林进犯。因后方失守,敌军攻势猛烈,2月2日昆仑关再度失守,2月11日日军主力向南宁撤退,沿邕钦路南撤,于16日至21日先后由钦县及龙门港乘航返粤。

  昆仑关六角纪念碑亭。

  1940年2月21日至25日,蒋介石在柳州羊角山召集将领开会,名义上是检讨桂南会战得失,实际上是对准代表广西的头面人物白崇禧,借战役失利贬低其威望,解除白任桂林行营主任的职务,使广西地方政府进一步俯首就范。(此次会议旧址现位于柳州市柳石路广西龙潭医院内的一栋二层小洋楼,历经风雨仍保持完好。)

  时间退回到1939年那个凄风冷雨的初冬。11月15日,日本侵略军在钦州登陆,在空军飞机掩护下,先占钦州,继而攻陷南宁,占领昆仑关,窥视柳州、桂林,打算切断华南交通线,实行封锁政策,威胁重庆。为了粉碎日本侵略军的阴谋,国民党政府调集精锐部队第五军,与日军号称“钢军”的坂垣师团在昆仑关会战。这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血战,日军盘踞在易守难攻地势险要的昆仑关上,凭借猛烈火力死守待援。中国军人以钢铁般的意志和驱逐日寇收复失地的决心,浴血拼搏,历时十多天。最后,在数百门大炮的支援下,轮番冲锋,终于攻克了昆仑关,击溃了日军坂垣师团第十二旅团,击毙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等4700余人,生俘日军102人,缴获坦克、战车军马枪枝弹药和文件一大批。我军因采取攻势,损伤较大,伤亡约1.67万余人。这一仗,打出了国威、军威,击破了日本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宾阳既是抗战的前线,也是抗战的后方,有6万多人参加支前工作,捐赠军粮315万斤,代购军粮270多万斤,筹军款25000多元,捐献米粽11万条,甘蔗12000根,糕饼10余担,肉2100多斤,全县妇女自备布料做军鞋21000多双,木料10000多条,耕牛数百头,有300多人参军参战,200多人献出了宝贵生命。有3000多名无辜百姓惨遭日寇杀害,烧毁房屋3780多间,被劫其他物品难以数计。昆仑关战役期间,著名剧作家田汉曾到前线慰问战士,挥笔写下了七律诗一首:

  一树桃花惨淡红,雄关阻塞驿亭空。

  倭师几处留残垒,汉帜依然卷大风。

  仙女山头奇石耸,牡丹岭上阵云浓。

  莫问南向输形胜,枢相当年立战功。

  1940年春,国民党政府在昆仑关修建了南北牌坊、纪念塔、烈士陵园、纪战碑亭等建筑群,蒋介石、李宗仁、白崇禧等15位国民党军政委员均有题词,纪念昆仑关战役阵亡将士。进入昆仑关抗日战争纪念公园内,就好比一次别开生面的军事旅游。

  北牌坊,是从宾阳方向进入昆仑关建筑群触摸到的第一座建筑物,由花岗岩砌成,上面有张治中将军题写的“不朽是为”横批,两边是时任广西省政府主席黄旭初题的对联:“编成战史勋名重,合葬雄关俎豆新”,背面横批是当时军委会政治部部长、昆仑关战役监军陈诚题的“气壮山河”,以及时任蒋介石侍从室第一处主任、桂林行营参谋长林蔚题的对联:“百战尚留苌氏血,九攻更轶狄青勋”。北牌坊左边,有一块宾阳县人民政府树立的,“广西壮族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碑牌。

  昆仑关北牌坊。

  过了北牌坊,登上雄关,山风猎猎,松涛阵阵。在宋代昆仑关军事瞭望台旧址上,耸立着一座纪战碑亭,亭内立有一块“纪战碑”,详细记述1939年昆仑大战整个战况,是当时第五军军长杜聿明撰文并亲自书写。有书记载,昆仑关战役结束后,杜聿明披着军呢大衣穿着马靴,脚步沉重地踏上鲜血凝结的焦土,迎着弥漫着一股焦煳气味的山风,无言地凝视铅灰色的天际,默默无语。作为大战的指挥官,面对着尸横遍野的战场,内心极为震撼。这震撼化作了这篇如歌如泣的碑文,留存在这片血染的土地上。

  看了碑文,缓步走到抗战纪念塔前。这座三棱形的高塔高16米,似一把刺刀,直指苍穹,塔上刻着“陆军第五军昆仑关战役阵亡将士纪念塔”,这也是杜聿明将军亲手所题。塔的大理石底座刻有蒋介石题的“碧血千秋”四个大字,北面是何应钦题的“气塞苍冥”,还有李济深写的碑记以及昆仑关战役总指挥白崇禧写的纪战碑词:“关山无恙,壮士不归。自古有死,死得其所。气薄云天,血热后土。英灵赫赫,芳草萋萋。千秋万世,视此丰碑”。20世纪70年代,纪念塔曾经一度坍塌,附近一些农民把这些刻有题辞的碑石碎块运回家中,用作房屋基座和猪圈垫石。后来文物部门修复纪念塔,才把这些散失的碑石找回来,拼凑成原来的样子,重新矗立在昆仑关上。

  纪念塔西北是烈士陵园和纪念碑,一排排水泥板下面的墓穴里,是战斗中阵亡将士忠骨,数以万计。他们有的在纪念碑上刻有姓名,有的连姓名也找不到了。正是这些普通的将士,拼着自己年轻的生命,换来这场战役的胜利。可他们的尸骨,却长埋在黄土下面,无声无息。只有每年清明节,附近农民自发来到这里,为这些牺牲了的将士点一柱香烛,愿忠魂在天国里安息。烈士陵园西侧荒坡上,有昆仑关战役被击毙的日军指挥官中村正雄墓,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日军少将,身死九塘村,埋于昆仑关,成为日军战败的一个标志。

  下到昆仑山脚,有一座三门四柱的牌坊,也叫南牌坊。牌坊左侧也有一块原邕宁县人民政府树立的“昆仑关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碑牌。

  南牌坊北面内柱刻有当时国民党政府监察院院长于佑任题的对联:“昆仑关下英雄记,革命军前金石光。”外柱对联是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题的“战绩令人怀壮烈,国殇为鬼亦雄奇”。右边横批是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题词“气横关河”,左边横批是第七战区司令长官余汉谋题词“民族正气”。

  南面是从南宁方向登昆仑关的正门,横额是杜聿明的“陆军第五军昆仑关战役阵亡陵墓”16个大字,内柱是蒋介石题写的对联:“芳烈长流为国家尽忠民族尽孝;英豪继起信抗战必胜建国必成。”外柱对联是杜聿明手笔:“血花飞舞血战兼旬攻克昆仑寒敌胆;华表巍峨扬威万里待清倭寇慰忠魂。”左边横批是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题词:“雄关铭勋”;右边横批是国民党军令部部长徐永昌题词:“毅魄长雄”。观赏昆仑关上这些对联和题词,回想当年昆仑关血战的壮烈场面,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喋血沙场,雄鬼千秋悲烈。历史是一面镜子,它能照出人的白骨,更能照出人的灵魂。同时,这些题词和对联,苍劲有力,气魄雄奇,好像是一次书法展示。文如其人,字如其人,在昆仑关南北牌坊和纪念碑上题词的15位国民党军政要员,书法各有特色。蒋介石的行草看似平实,内藏机锋,好像他的为人。杜聿明虽然身为职业军人,但书法刚劲凌厉,行书中渗透魏碑功底,豪迈中蕴藉伤感,苍凉中流露悲愤,洒砚中墨如坐战车驰驱疆场,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于佑任的草书,笔走龙蛇,倏忽万里,潇洒俊逸,是书法中的佳品。于佑任先生去世后,他的书法被海内外收藏家竞相收藏,逐年升值。昆仑关南牌坊上于佑任的草书,价值极高,值得我们好好欣赏、品味。除此之外,陈诚、张治中等人的书法,也有比较深厚的练帖功底,而且练的都是颜体字,可见这些将领都有较好的家学渊源和文化功底。

  昆仑关大战的教育意义影响深远,也是广西旅游业绝无仅有的一个抗战特色资源。因昆仑关跨越宾阳、邕宁(今为南宁兴宁区)两县,现在拟由南宁市统一规划开发,打造昆仑关的品牌,使它成为集教育、纪念、旅游于一体的龙头精品,这对宾阳县也是极为有利的。

编辑:蒋卫

相关信息

招商引资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南宁昆仑关旅游风景区管理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南宁至宾阳二级公路50公里处 电话:2856466 邮编:530214
桂ICP备1701327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