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宜会战:比随枣会战规模更大的一场血战


来源:解放军报    发布时间:2016-05-26 18:07:00

     

    图为中国军队冲入枣阳城内与敌人巷战的情景。(资料照片)

  1940年初,中国军队对日军发动冬季攻势后,日军立即准备实施报复性的反击作战。日军认为,宜昌是重庆的门户,攻占宜昌,可以直接威胁重庆,于是决定派第11集团军进攻宜昌。负责宜昌地区防务的中国第5战区获悉日军将大举进攻后,决定在枣(阳)宜(昌)地区与敌决战。

  5月1日,日军开始进攻,企图以中间突破,两翼迂回的战术,将第5战区主力围歼于白河东南枣阳地区。5月7日,日军各路分别进占唐河、随阳店和汪家集,对枣阳形成包围态势。守军在各阵地进行抵抗后及时转向外线。第84军第173师在枣阳附近掩护主力撤退时,遭优势日军围攻,损失惨重,师长钟毅牺牲。8日,日军占领枣阳,但围歼守军主力的企图落空。

  随后,第5战区向日军展开反攻,对深入枣阳周围地区的日军形成围攻之势。在北线,5月12日开始,第31集团军等部由东、南、北三面向正在樊城东北集结的日军第3师团、石本支队进行顽强的攻击,歼敌4000人以上。在南线,第5战区右集团总司令张自忠率部东渡汉水进到枣阳以西地区堵截南撤日军。5月14日,张自忠亲率第74师、骑9师及总部特务营与日军5000余人血战竟日,复激战通宵。第二天,日军调集飞机20余架,炮20余门,轮番轰击。5月16日晨,张自忠部进至宜城东北罐子口地区与日军展开激战,在敌猛烈炮火的轰击下,被迫退至南瓜店附近。日军得知第33集团军总司令部被包围,集中全力展开疯狂围攻。张自忠数次中弹,多处负伤,仍镇定自若指挥战斗。终因实力悬殊,第74师和特务营伤亡殆尽,张自忠壮烈殉国。

  日军在宜城东北地区反扑得逞后,乘机大举反击。第5战区部队退往白河以西。5月31日起,日军先后由襄阳东南、王家集、旧口镇西渡汉水,进攻宜昌。6月1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决定将第5战区分为左、右两个兵团。左兵团兵团长由司令长官李宗仁兼任。右兵团兵团长派政治部部长陈诚兼任。

  6月2日晚,陈诚抵达万县,3日进入宜昌附近三游洞开设指挥所,并请准将其嫡系、驻重庆整训的第18军紧急船运前线,担任宜昌守备任务。第18军6月8日至10日才赶到宜昌,立足未稳即遭到日军猛攻。12日,宜昌陷落。

  日军占领宜昌后,见作战目的已经达到,命令各部迅速摧毁宜昌的军事设施,准备返回。15日,日军令部队撤回汉水东岸。17日,第18军尾追撤退日军收复宜昌。

  此时,在欧洲战场上,德军占领法国巴黎。日本陆军参谋部内南进论抬头,迅速解决中国战事的呼声高涨。正在对中国大后方重庆等地实施战略轰炸的日本海军航空兵,也提出把宜昌作为航空中继站。于是,日军急令已撤到宜昌东面10公里土门垭的第13师团等部再次进攻宜昌。此后,中国守军在江陵、宜昌、当阳、荆门、钟祥、随县、信阳外围之线与日军形成对峙。(杨玉玲、赵虹霖、王文峰)

  延伸阅读:张自忠:人言之致命,犹甚于日寇

  这一切,在外人看来,完全是另一番图景。

  大家只是看到,第29军全军将士对日本人全都横眉立目,只有张自忠一人,竟与日军保持往来,甚至应邀去日本访问,受到欢迎和敬重。

  这种时候,人们会忘记就在几年前,张将军曾担任喜峰口战役的前线总指挥,令大刀队夜袭敌营,砍下数百日军的头颅。为此,还有了《大刀进行曲》这首歌,当年脍炙人口。后来,这首歌被全面修改歌词,变成了歌颂东北义勇军和全国老百姓,殊不知,当年它是献给第29军大刀队的,第二句歌词不是“全国爱国的同胞们”,而是“29军的兄弟们”。

  那个时候,张自忠是抗战英雄,但一晃就变成了嫌疑汉奸。

  对于张自忠全面的误解,是卢沟桥事变之后。为了保全战斗实力,第29军奉命南撤保定,以取得紧急北上的5个甲种师的支援。与此同时,为了疏散和安置没能随军撤离的军人家眷,为了京津不受重大损失,也为了收殓沙场上的官兵尸体,宋哲元任命张自忠代理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兼北京市长,与敌敷衍,拖延时间。

  这一次,沉默寡言的张将军落泪了,他对秦德纯副军长说:“你同宋先生成了民族英雄,我怕成了汉奸了。”

  果然,张自忠彻底成了众矢之的,成了叛徒、大汉奸、卖国贼的代名词。1937年后半年的报纸,多在痛骂他“卖国变节”,一律称之为“张逆自忠”。那时的中国文人,凡喜欢发表言论的,没有谁没骂过张自忠。一些大报用醒目的大标题配文,讽刺张将军“自以为忠”,其实是“张邦昌之后”。张自忠想改变公众看法,最有效的办法便是“粉身碎骨,以事实曲直于天下”。

  在一片痛骂声中,张自忠始终缄默着,周旋着,估算着第29军向目的地有序撤离的时间,努力使京津免于屠城。等到日军要求他通电反蒋,他已完成宋哲元交给他的任务,他便断然拒绝,随后称病,躲进德国医院,然后骑车逃往天津,再换乘英国轮船去青岛,至济南,企图转道南京。

  在济南时,张自忠被山东省主席韩复榘上将拘押,韩主席叫来秦德纯,另派一位大员,一同押解张自忠去南京候审。在韩复榘看来,张自忠的确是汉奸,必须惩办。

  张自忠被押上火车时,京沪各大报纸皆发电讯,报道“张逆自忠今日解京讯办”,连车次也做了详报,所以火车一进徐州站,秦德纯忽然发现打着白旗的学生包围上来,急忙令张将军躲到厕所里,张将军自问无愧,不肯,被秦德纯推了进去,随手把门锁上。学生冲上车,咆哮着要抓“汉奸张自忠”,秦德纯颇费一番口舌,才把愤怒的学生骗下火车。

  这件事,对张将军的刺激极大,让他清醒地知道了自己的公众形象。

  也就是从那时起,“死”这个字,频繁出现在张将军的脑海。

  到了南京,张自忠见到蒋中正,心头悬垂的石头落了地。蒋中正相信张自忠是爱国的,劝说他放宽心,好好休养。张自忠大为感动,在解除拘押回寓所的路上,他含着泪,对秦德纯说:“如果委员长令我回部队,我一定誓死以报领袖,誓死以报国家。”

  在张自忠看来,蒋中正给他的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可以用来证明自己不是汉奸。

  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将遗臭万年,所以他对蒋中正心怀感激。

  1938年,张自忠代理第59军军长,归队当天,他又一次落泪,对着同样担负着汉奸恶名的老部下说:“今日回军,除共同杀敌报国外,是和大家一同寻找死的地方。”

  为什么说得这么狠?因为张自忠是不能打败仗的!一个被疑为华北头号汉奸的人,从一开始便失去了可以撤退可以打败仗的权利,他只能勇往直前,痛击日军。

  张将军做得不错。在徐州会战中,他痛歼板垣师团两个联队,并衔尾急追,日进60公里,取得“临沂大捷”,坂垣征四郎数次羞得要自杀。在武汉会战之后,他以一对十,击毙日军3位联队长,歼敌1万3千人,最终挫敌溃退,赢得“鄂北大捷”。不久,张将军再次猛冲猛打,取得“襄东大捷”。

  不过,即使军功在身,为民族独立而死和为洗清自己而死,这两种死念依然缠绕在张自忠的心底。当然,他胜利了,但他没有死,所以老百姓和记者都已承认他确实很能打仗,可要说他是民族英雄,似乎还差得远。很多人认为,这些胜仗,不过是在弥补他过去做过汉奸的罪过。而只有张将军自己知道,他从未做过汉奸,但他必须用壮烈的死来证明。

  1940年,日军集中30万兵力,猛攻湖北襄樊,张自忠的机会终于来了。

  张自忠在襄河东岸打了1场胜仗,撤回西岸,与敌对峙。此时,他的第33集团军只有3个团的兵力在此,其他部队分散在各个隘口,不能抽调,但张将军不知为什么,非要再渡襄河,去打敌人的重兵。即便如此,张自忠作为中将总司令,不管怎么个打法,他本人都没必要亲率小股部队外出冒险,但他不顾部下再三劝说,非要坚持让冯治安副总司令留守,自己率区区两个团渡河作战。

  张将军平素生活简朴,从来只穿土布军装,与下级军官无异,但这一次出征,将军一反常态,竟穿上了黄呢军装。这让送行的人非常吃惊,他们后来才明白,他们的总司令已经做好了回不来的准备。

  5月14日,张自忠将日军第13师团拦腰切断,日军兵力是自己的1倍半,但张自忠毫不畏惧,屡次下令冲锋。

  日军屡屡受挫,奇怪这支中国军队何以如此倔强,获悉是张自忠亲自带队,15日便大举增兵,以1万兵力,分南北两路,夹击包围张自忠,以期铲除心患。

  5月16日,张将军布阵十里长山,日军以飞机和大炮配合轰击,弹如雨下,革命军阵变成一片火海。张自忠身材高大,穿着耀眼的黄呢军装,目标明显,日军更是从3个方向,用交叉火力,向他那里射击。

  中午,张将军左臂中弹,但他坚持着,给第5战区司令部写下最后一份报告。然后,他告诉副官:“我力战而死,自问对国家,对民族可告无愧。”

  此时,日军包围圈尚有东北角一个缺口,但谁都可以突围,惟张将军是没有权力撤退的,他不能因为做逃兵而勾起公众丰富的联想,于是,他让苏联顾问和文艺兵冲出了缺口。

  下午3点,张将军腰部中弹,右肩右腿被炮弹皮炸伤,只能卧地指挥。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将军又中3弹,却猛然站起,被身后的日本兵射杀,另一名日本兵跑上前去,用枪托击碎他的头颅,把刺刀插进他的腹部……

  这一刻,张将军知道,他绝对不再是汉奸了,他将是永远的民族英雄。

  日军发现将军衣兜里的金笔刻着“张自忠”三个字,大为震惊,立即列队脱帽,行军礼致敬,最后用棺木盛殓,竖起“支那大将军张自忠”灵牌。不知道日军这么做,是因为崇敬将军忠勇,还是依然像过去一样喜欢他的儒雅亲善。

  不久,张将军的尸体被从日军修建的坟茔中启出,运至宜昌,停灵东山寺,数万宜昌人不期而集,悲伤之情,溢于言表。但除了痛恨日军之外,他们是否为错怪过这位忠烈感到深深的内疚?灵榇沿长江逆流送抵重庆,储奇门码头人山人海,10万人前来凭吊,而这些人,又有多少当初没骂过张自忠呢?好在这个时候,他们终于明白了,棺材里的人是真正的英雄,但谁为他的死承担责任呢,报社和公众舆论会一致愤怒地说,该死的日本人!

  这至关重要的惨烈一死,扫荡了将军身上的所有荣誉阴霾,使张将军在所有后人、在国民党、在共产党那里,都成了名垂千古的民族忠烈。

  5月28日,国民政府举行隆重葬礼,蒋中正题写“勋烈常昭”,追授他为陆军上将,使其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盟军阵营战死的最高将领。

  8月15日,延安举行隆重的追悼会,毛泽东题写“尽忠报国”,使之日后成为新中国追认的“革命烈士”。

  从此,媒体开始专心致志地描绘张将军从小就是民族英雄,大众也完全忘记了张自忠曾是他们唾弃的彻头彻尾的“大汉奸”。

编辑:蒋卫

相关信息

招商引资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南宁昆仑关旅游风景区管理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南宁至宾阳二级公路50公里处 电话:2856466 邮编:530214
桂ICP备17013273号-1